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学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1839|回复: 192

[『后撤步』文学社] 『后撤步』青春的萌动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文学派元老人物

发表于 2013-6-26 13:03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的萌动》


  简介:每个人都有青春,每个人都有过砰动。在那无限校园的回忆中,有着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歌。我们欢乐过,我们痛苦过,我们相爱过,那段无限美好的日子,我们称之为青春。


  Chapter1:作文风波

  看到语文模拟考试分数的时候,欧阳云云苦闷到抓心挠肝。91分?可是考得那是150分的卷子!这就等同牵强及格!

  前半张试卷基本上都是对的,简单的部分没有丢分。再看到后半张试卷,写作局部无一丝删改踪迹,仅有下方红笔划出的11分。11分的写作?早已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并且这回比上次分数还要低。就算是没写好的作文,也不会是这分数啊!从上小学到目前,欧阳云云其余科目不提,语文一直是班上最好的,从未在及格线上抗争过。。

  现在除了愤懑,欧阳云云实在找不出其他词语来描述自己现在的情绪了。可还能咋样?事已至此,她也不得不打个哈气,接下来安慰自己说:“应当屡见不鲜了。”可很多事情偏偏这么巧,她那一直很讨厌的散光眼,在现在却超凡展现了自己独特的优势。在她打哈气准备收手的空当,一回头她看见了旁桌那47分的作文试卷。这确确实实给她冲击了一下。因为那是一个连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好的主儿,可就这主儿现在的作文竟然比她还要高出36分。欧阳云云开始忍不住好奇对方试卷上写得什么内容,于是凑过去问道:“哎!,能借下你试卷看看吗?“人家到是好说话,没说什么直接把试卷递了过来。结果才看了前两段,欧阳云云心里就发堵。这作文跟小学写作什么根本没什么区分,可能找个有灵性的小学男生生,或许还会比他更强一些。

  把卷子还了回去,欧阳云云正欲将自己我那份苦逼的卷子给藏起来时,却被一边的亚平抢了过去。“欧阳云云,借你卷子我对下题,老班就要说评了。“

  “我说你还真会找,没看到我才91分?这我的你也敢对呀!”

  “嘿嘿,你的基础分那么高,不拿你的我拿谁的?赶紧的,别跟我发酸,时间紧迫呀,美女!”

  闻言欧阳云云感觉到一丝挖苦。她想:什么叫基础分高啊?若是没记错,好的地基会铸就更好的楼层呀,可这道理为什么到了我这就改变了呢?

  正想不明白呢,这时同桌卓奈的声音响了起来:“咦?欧阳云云,你的作文写得这么好,怎么就11分呀?这可是班上最低分了,是不是老师打错了分数?”

  欧阳云云抿了抿嘴无奈地说道:“算了吧卓奈,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这时对题的亚平也转过头来说道:“我看我们这老师,就喜欢小学水准的。只要写到情感,写得不‘小学’了,越过了几个点,直接被枪决,这在我们班早就不是机密了。你也别苦闷,自己怎么样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呗。”

  听了这话欧阳云云满脸迷惑,凑热闹的梁辛见她不信,她扫了眼窗外,见老师还没来,立刻进行补充起来:“亚平这话一点不假,咱老班比谁都安分,你看看她那一成不变的发式,古板到极点的语调,以及那彻头彻尾都没变过的教学方式,那真是二十年如一日啊!”

  梁辛这话倒也提醒了欧阳云云,那会儿她还在这上初中,印象中的老班还真是现在一个模样。若是要说变,这惟一变了的是她的职称,当初她是教初中,现在改教高中了。不过欧阳云云想,亚平的话虽然有道理,不过若是为了迎合老师的喜好去写一些庸俗的文章,自己是绝对不会做的。

  课间很快就结束了,一会老班就缓步走进了课堂,那头稀黄的马尾辫就如同钟摆一样,跟着她瘦弱的身子晃动着。暗黄的脸上,依旧无一丝的神情。

更多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文学派元老人物

发表于 2013-6-26 13:08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2:作文风波2
  来到台上站稳以后,她摆出一副类似宣读圣旨的阵势来,说道:“这回,大伙考得都不错,都有一定的提升。不过,极个别同学就有点让人失望了。“说着说着,她已经来到了欧阳云云的面前,突然开口说道:“借你的卷子用一下。“听了老班这话,欧阳云云头皮发麻,她知道老班一准又要拿她说事了。此时,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来,可是卷子最终还是被她递了出去。
  
  老班拎到卷子之后翻了翻,而后拍着卷子大声说道:“你们看看,这基础部分欧阳云云只丢了3分。阅读部分也做的非常好,不过唯独这作文却足足扣了50多分。这样可是要吃大亏的。欧阳云云同学只是最严重的一个,我们班很多同学都有这样的毛病。同学们!学习不能学得太死,要活学活用。学了的东西不能活用,那学来做什么?”
  
  老班接着在讲台评说着,班上同学则转过脸看向欧阳云云。开始她还感觉有些尴尬,可到了后来她就直接仰起头来,谁看她,她就回望对方一眼。她想用目光告诫这帮精神病: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不就作文11分吗?有什么好看的?我又不叫欧阳十一!虽然她目光尖锐,每每能将别人给瞪回去,却依旧有些心虚。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节课,这节是代数课。欧阳云云代数并不好,这没法子啊,兴趣有的时候是能够决定结果的,没兴趣就学不进。
  
  课上到一半之后,突然代数老师叨念了起来:“我们有些人啊,学习对这个不感兴趣,学习对那个也不感兴趣。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以后或许就是一个半吊子。连个作文都写不好,还是从名牌学校过来的呢,那作文不就是用来考察一个人语文学习的体现吗?……
  
  如果说那11分的作文是一颗炸弹的话,那么老师们的言语就是这颗炸弹的导火索。这一引爆让欧阳云云心中那点自豪的堡垒几近塌陷。后面的几节课她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上的。一直到放学那一刻,亚平和梁辛给她整理好背包,并劝她别放在心上。三个人一起走下楼梯,大家都选择了沉默。结果出来了,几家欢喜几家愁。天公也在这时跟大家开起了玩笑,冷得特别就如同欧阳云云内心一般。
  
  女生呼出的空气结成水雾飞上高空,抬头望去连高空也被染成了浅色。这让欧阳云云惆怅不已,这感受很让她讨厌。走了会她突然开口问道:“这哪有卖鸡柳,咱去吃鸡柳吧?“另外两人立刻赞成,于是三个人影一齐杀向路边摊。没一会三个人就目中无人的在马路上边走边吃,欧阳云云不断的夸这鸡柳好吃,结果不知怎么的就给噎住了。辣椒粉冲得她咳嗽不止,泪水也随之流了下来。
  
  亚平拍着她的后背说道:“不要想了,高考也不是她改卷,只要高考考好就可以了。“抬起头,欧阳云云看到亚平那张蹙着眉头的脸。梁辛在一边没吱声,只是掏出几张纸巾。三个人慢腾腾的在马路上晃荡着,没有回家的意思也没有人说饿。
  
  许久当欧阳云云踏入家门的时候,妈妈看了欧阳云云她一眼,什么也没有问。但欧阳云云看的出她比自己还关心模拟考试分数。于是她首先开口了:“妈,语文成绩出来了,考得不好,作文没得到分。“妈妈眉头微皱随即舒展开,她语重心长地说道:“云云啊,不要紧,你语文基础一直很好,只是一时失误而已,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好好学习就是了。“欧阳云云知道妈妈虽然这样安慰自己,但肯定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于是她赶快跟妈妈解释道:“妈,我没有表现的不好,是老师的问题。“我妈妈听了她这话,特烦闷的看着她。
  
  “自我来到这个学校,我的语文就没一次考好过,我们老师她不喜欢我的写作风格。”
  
  不过天下父母只要是个说理的,就肯定对子女进行说教,听了这话妈妈回道:“一个老师一个教法,你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不能一味的怨老师。”
  
  “我知道了,但我现在身体不舒服。妈,您能帮我请个假吗?我想在家中休息会。”
  
  欧阳云云的口气几乎请求,最终妈妈禁不住他的哀求,这也印证了一句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文学派元老人物

发表于 2013-6-26 13:31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3:
  可怜天下父母心,安置欧阳云云吃了饭,父母窃窃耳语后一起出了门。欧阳云云则爬上床迷迷糊糊睡着了,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父母带着全身凉气进了门。连衣服都没顾得上换就走进了欧阳云云的房间。

  “云云啊,我与你妈妈去找了一下你们以前的章老师,她现在带你们这届重读生。我们把你这回的作文给她看了,她说写的挺好,叫你好好加油,不要有思维上的包袱。你看看这是她给你写的评语。“章老师是欧阳云云以前的班主任,一直都很关心她。听了这话欧阳云云立刻拿起卷子看了起来。卷面上有很细致的删改,连2个错别字,和多写的一个”的”都被发觉,改了出来。最后是一条很长的评语,分开指出了优弱点和要改善的地方。这样细心的删改让欧阳云云一下来了兴致,接着立刻依照评语上的指点,进行了一次修改。在写文的刹那间,欧阳云云突然有了一种感觉。她感觉自己似乎回到了小时候,在满腔学习的热忱地写文。并且她我在写文过程中,边写边设想自己专心写的作业会被归为优异类。这好像令她又恢复了信心,今夜她毫不费劲坦然入眠了。

  欧阳云云以充沛的热忱迎来了新的一天,出门还专门告诫自己说:“我一定要坚定!”

  结果命运这东西它真的难以推敲,欧阳云云是踏着点进的课堂,可一进课堂她就觉得很古怪。不少依然有些生疏的面孔都在看着她,似乎自己脸上粘了饭粒一样。满怀疑心走到自己座位上,还没坐定,小胖子就凑了过来:“欧阳云云,你昨天为什么没来?昨天教育局的奖章下来了,你得奖了,学校还开会表扬了呢。”

  “我……我得奖,不可能吧?“对方一直喜欢开玩笑,看着小胖子欧阳云云心想:他一定是跟我开玩笑呢。才来不到一个学期,各方面没有突出体现,一共考了3次模拟考,连语文这自小的强项都没考好,得的那门子的奖?因此她感觉这话比说失业工人当科长还幽默。

  可小胖子却依旧很认真地告诉她:“是真的,当时你没在,是老班给你领的奖。不信一会芦苇来了你去问他。“正说着呢,芦苇就提着背包走了进来,眼镜上都是雾水。他臀部还没挨着椅子,小胖子就如饥似渴的跑了过来:“芦苇,昨天开大会,欧阳云云是不是得奖来着?”

  芦苇可没他这么猴急,他擦了擦眼镜,而后眯着眼不紧不慢地点了点头:“是哦,哎!欧阳云云昨天下午你怎么没来?你可是市教育局钦点的2等奖,你不在还是老班亲自给你领的呢。”

  “不是吧?芦苇。我凭什么得奖啊?你不是老班的沾沾自喜的弟子吗?(芦苇语文全级第一,一般上课时遇到困难的问题,老班都会让他来回答)跟我怎么扯上了?我听着怎么像是一千零一夜啊?还什么钦点?怎么听着这么别扭的?”

  “我们也烦闷呢,一会老班来了肯定会跟你说,那时不就知道了?”

  看他们说得郑重其事,欧阳云云半信半疑。没过多久,亚平和梁辛也过来说了一通,这样一来得奖的事就不是空穴来风了。可是越加肯定,欧阳云云心里就越好奇,她绞尽了脑汁就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得奖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文学派元老人物

发表于 2013-6-27 08:03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4:
  就这样欧阳云云满心疑虑得等到了第三节,这次老班提前来到教室,进了门直奔欧阳云云的座位。见老班过来欧阳云云赶紧起身,只见老班一脸笑意得取出一本荣耀证书,凑上前说道:“欧阳云云,身体好点没?昨天教育局评比结果出来了,你上次的文章被评为市二等奖了,这是证书。老师帮你领的现在还给你。”

  欧阳云云老师接过证书连忙道谢,这时迷茫的她才弄明白怎么回事:一个多月前,市教育局要评估各高中的教学质量,老班闻风就让班上每人写一篇文章交上去,结果因为催得不急,大家也都没上心。作业都写不完,哪有时间写文章。也是,高三呐,学生忙,老师忙,总有忙晕的时候。结果收稿那天,老班来收稿,全班就收了4篇。欧阳云云看这情势就随手多交了两篇,这两篇是她曾经练笔写的,只当给老班凑数的。一人三篇老班感觉有些不妥,可是看着其他班那数十篇文章,老班自己班却只有4篇。没法子,老班就留下了欧阳云云三篇中的一篇,将另外两篇随同其余稿子全部交了上去。

  事也巧,次日,学校播音站也来挨班收文稿,说是要办校报。可高三隔天就有考试,老班岂肯为了这种小事耽误学生们的考试?于是就把欧阳云云多出来的那篇给了播音站。学校里事也多,这一类的事情学校也就这么过去了。

  老班比较忙,所以几篇文章都没时间看,而且能得奖的并不多,所以老班也没报什么希望。而欧阳云云,就是老班无意插的那支柳。她这柳却意猜不到的替这个并不怎么喜欢她的老师赢了个二等奖回来。

  放学后,欧阳云云依旧跟亚平梁辛一起回家,她手中拎着证书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哎,你们说,怎么就这么好笑?同一天,早上作文最低分,下午我又得奖了。怎么感觉这么无奈呢?”

  听了她这翻话,亚平两人也随之笑了起来:“哎!,你说,老班最不看好的文章给她争了个奖?这是不是表明她根本就没那审阅能力。教育局有水准还是她有水准啊?太逗了。“亚平笑得都失了声。

  “还真有些经典,这件事凑得也太巧了。“梁辛边说边用自己的手臂撞了欧阳云云一下。

  欧阳云云却假装严肃地说道:“今天永远不知道明日会发生什么事,有可能明天教育局又说他们弄错了也不一定。”

  话是这么说,但这奖项来得太是时候了,显然上天还是有同情心的。高考在即,欧阳云云的命运开始转变。有句话说得好,不巧不成书。下午,学生们上着自修,教室里一片沉寂,喜欢说话的也都安静下来了。大家都在埋头苦干,各科考卷都发下来了。这时老班跨着轻巧的步伐走了进来:“大伙这回考得挺好,大部分同学都有进步。大伙留意一下,这是这期的校报,大伙传阅之后交给班长,再放回学习校刊。欧阳云云,你过来一下。”

  “又找我?”欧阳云云纳了闷了,这次又是什么事情?她一脸疑云的走上前往。老班一脸笑容看着她说道:“这一份是学校内部发给你的。”

  ”我?为什么啊老师?”

  ”你交的文章被采纳了。”欧阳云云翻阅了一下,还真的是。

  老班走后,校报也被梁辛拿去了,看了之后她转过头说道:“欧阳云云,你这篇写的太好了。你说你为什么就这么厉害呀?要么垫底,要么拔尖儿,你是怎么弄的啊?”

  欧阳云云没有吱声,这会他还没缓过劲来,不过心中却兴奋不已。她从内心深处谢道:老天,您也太有眼了!这次你给了我中气和信心,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谢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文学派元老人物

发表于 2013-6-27 08:04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5:
  子在川上曰过: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而由时间形成的生命,也是飘动的。这些事情很快就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欧阳云云总算逐渐习惯了这个新的班级。可习惯并不代表喜欢和融合。她就是不大喜欢这个团体,从进这个班的那一瞬间起就不喜欢。不过她依然还交了一些新的朋友:没主见却很和善的亚南,胖墩墩的梁辛,同桌的维族女生卓奈,还有坐到后边的小胖子和特喜欢作画的芦苇。

  人说高中是沉寂的,而高三更忧闷。只是一天到晚的写、听、背。有时都让人感觉这样的生活看不见一点期望。老班依然是那样,欧阳云云的写作依然是有限的分数,不过她也适应了。每次发卷子的时候想,爱爱咋咋地吧。亚平依然是一看到历史书就说头痛,一有空儿就缠着欧阳云云说她在Y中时候有趣的事情。梁辛依然是课上枕着自己的小胖手臂睡懒觉,接下来在代数课上装作亢奋。芦苇依旧坐到后边滔滔不绝的说着他看来的小说内容,小胖子则孜孜不卷地听芦苇说……

  高考倒记时开始了,大伙慌张到中午都不吃饭了。卓奈2天没来了,家中手机也没有人接。有人说是请病假,可他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呢。可就中午一回家的工夫,人就病了,手机就是打不通,这让大伙感觉困惑。下午吃饭的空儿,欧阳云云又给卓奈家中打电话,这回总算打通了,接电话的是她妈妈。

  “阿姨好!请问卓奈在吗?她好些了没有?”

  “是欧阳云云啊?卓奈急性阑尾炎,刚作了手术呢。她的那些书还得拜托你们给整理整理。”

  “阿姨您别担心,我们都帮她整理好了。笔记什么的等她来抄我们的。”

  “那就谢谢欧阳云云了!回头有空上我们家玩啊!”

  “可以啊阿姨,那您忙吧。我有空过去看她。”

  挂了手机,梁辛开始感叹作手术的为什么不是她:“哎!,这生活,我感觉作手术痛着都比现在这披星戴月,夜以继日的强。”

  欧阳云云笑着说道:“梁辛你别站着说话腰不痛,谁情愿患病啊?高考那是躲的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的,今年病了明年你还得考。要是病了就不用考了,我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是现实,这就是现实。”

  梁辛听了欧阳云云这话直叹气:“真的是践踏人啊。什么时候不考试直接上大学多好呀?”

  亚平立刻接上话说道:“我们这代肯定是不可能了。”说罢又掉过头问欧阳云云:“你那会儿停学也是做阑尾手术吗?”

  欧阳云云无奈地说:“亚平你还真给学上昏了,这话你都问过我8遍了,我也回答8遍了。我那会儿得的是胃溃疡,你怎么又问?”

  亚平这才一拍脑壳说道:“看我这记性。”可她依然又忍不住问:“你那时痛不痛?”

  欧阳云云无奈的笑道:“你也不用脑子想一想,能不痛吗?不疼我停学干什么?”

  亚平这才点头说道:“也是,一定特痛。”她那神情傻得可以让人联想起某书里的傻范进。可见这高考还真能折腾人啊。

  欧阳云云谐谑说:“亚平啊,要不你也回家静养几日?”说着她瞥了眼梁辛,梁辛倒也心有灵犀一点通。接下来她说话了:“就是,回去养养吧。”

  亚平被她们给说得迷糊不已,于是询问道:“我又没生病,静哪门子的养啊?”

  梁辛坏笑着说道:“脑筋都进水了你还不养着去?。”

  欧阳云云佯装生气:“就是,估计这脑袋中水进的还不少,里面都可以养上金鱼了?那鱼还冒泡呢。看你这脑筋不好使,原来是傻得都冒泡了啊!”

  亚平洋怒道:“欧阳云云你这个坏东西!再说我把你水源给折了!让你上甘岭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文学派|导航·简约版|原创列表|文学派 ( 赣ICP备13004133号 )

GMT+8, 2018-7-23 06:28 , Processed in 0.313338 second(s), 24 queries .

感谢徐光毅为本站提供技术支持

特别感谢绝想网络八闽互通为本站提供宽带支持

返回顶部